JA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两重滩濑/香檳森林這兩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罗马。初恋是托蒂。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2017年7月20,LinkinPark主唱查斯特以上吊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金斯堡在《嚎叫》里写道,“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这就是查斯特最后的疯狂……
垮掉派和摇滚本就是一脉相承,连威廉·巴勒斯都曾被奉为摇滚宗师,我所爱的始终都是同一种东西,最起码本质上相同。
我不记得谁曾经说过,真正的艺术家,不是疯子,就是自杀。
似乎只有死亡,才让他们的作品有了价值。
至于疯狂,从一开始就不该藏匿起来。我们都该逃离巴士底狱,唯一的行囊是你我的疯狂。
一直以来我都信奉那句话,特别是几年前差点杀掉自己之后。
那一次在绝望边缘,我站在楼顶,准备一跃而下,做个了结。
那时我插着耳机,想最后听一次《in the end》。
I tried so hard and get so far, but in the end, it doesn't even matter.
这句歌词差点送葬了我。
我站在楼顶,跨过栏杆,却不曾感到害怕,甚至从没如此坚定过。
似乎,死亡也不过如此,寻求的也不过是“解脱”二字。
在我跨出最后那步的时候,脑海里闪过了托雷斯——那一年世界杯。
我告诉自己,从栏杆上下来,现在,去看看他进没进大名单吧!让他决定你的生死。
感谢上帝。
他进了,我活了下来。我体验到什么叫“置于死地而后生”。
可以说是托雷斯救了一条命,是我爱的足球给我一条命,那么就用一辈子去爱。
LinkinPark也一样,就算从那天起我不再听《in the end》,即使它还在我音乐列表里,删掉舍不得,却又不敢再听。
直到今天,我再次把它翻了出来,算是最后的送别……
我只愿相信上帝也像我一样爱你的音乐,愿你不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摇滚不死,信念永存。
就像你在《Leave out all the rest》里所唱的,“I've taken my beating. I've shared what I made.”如此足以。

你,受罪之人
去寻觅爱的藏匿之所
给予,分享,失去
唯恐还未绽放便已死亡

所幸,你已绽放过了。
LinkinPark的音乐,有绝对的魔力,爱上就戒不掉,也不想戒掉。
这就是我所认为的青春,最起码曾经疯狂过。
对于我来说,有特里的切尔西和有查斯特的林肯公园,不错过任何一场球赛,听过每一首歌……这就是我的青春。
直到今年,2017年,特里离开,查斯特逝世,我的大学生涯也剩下最后一年,我才突然觉得,我的青春到了画上句号的时候了。
请允许我再怀念一次。
小时候最爱看变形金刚的动画片,电影版主题曲就是LinkinPark唱的,当年最大的梦想是能拥有一辆科迈罗,希望他能变成大黄蜂,带着他去找擎天柱……
后来部门办活动找BGM,偷偷夹私货,下了N多首LinkinPark,甚至用《Numb》做闭幕曲,似乎这首歌一结束就是这个活动圆满结束……
心情不好,听《Faint》听《Given up》,似乎查斯特的嘶吼,就是最好的发泄……
心情好,就把列表里所有LinkinPark的歌单刷一遍,总有那么一首百听不厌……
每天都在等LinkinPark出新专,等查斯特发没发推特,发新单曲也好,犯傻恶搞也罢……
我是多么的庆幸两年前脑子一热,飞去广州看特里,跑去上海听LinkinPark演唱会……
至少我都见过了,去过了,心满意足,死而无憾。
如果说足球重新给了我一次生命,那摇滚就是我用来续命的偏方。
听了LinkinPark十年的歌,爱了Chester Bennington十年。听着你所唱的歌词,就知道你不像笑起来那样没心没肺。
你是Chester Bennington,抽烟酗酒吸毒纹身,都改变不了你的本心——你是个好人,却受尽折磨。
你只是人,你的心也会痛。
我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似乎所有摇滚乐团主唱都该英年早逝,才能够名留青史,这到底算不算天妒英才?
我理解完全你为什么选择这样结束生命,因为我也曾有无数个杀掉自己的念头,却还能笑得没心没肺,似乎骗过所有人,就能骗过自己。
至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熬过去的办法就是告诉自己,离下个比赛日还有几天,点着日历计算着,然后用LinkinPark的歌把时间都填满。
我已经忘了我是如何爱上的LinkinPark,只记得那些陪我一路走来的旋律。听到前奏就能说出歌名,听到旋律就能跟着哼唱……
这大概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也是唯一能做到的。
有些东西你一旦爱过,就永远属于你。即使你试图放手,也只是徒劳,它们最终回到你身边,成为你的本质,或是,就此毁掉你……

For my dear Chaz
2017.07.21


评论
热度 ( 81 )
  1. JA林郓风白加得百 转载了此文字
    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 JA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