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001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兩重灘瀨這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托蒂人蜜,对红狼爱屋及乌。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我以为我们是严肃正经的班级 #11

不知道为啥最后一句就是莫名扎心。莫不是我老了……???
想想从小就被我爸拉着看意甲,虽然站着国米但是喜欢的是托蒂,之前托蒂退役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我这都多少年没看意甲了,原来他都四十了。
我没赶上有幸看见你们最好的样子,但我想用最好的样子来向你们道别。

Liquor:

完结撒花
祝中考的小可爱们取得好成绩
草率到我自己枪毙我自己五分钟
写到吐血写到窒息
说实话压根就没想过我还能写到完结
有一个bug就是阿花的生日在二月份
这里被我写的也不知道是几月份了总之不会是二月份
不求你们喜欢了只求别骂
还有一篇番外这两天就能发出去
我爱你们
正文奉上
【196】
       “自习课打铃了还安静不下来,”赫韦德斯捧了一把卷站在班级门口,“偏得我站这才行,咋的我是铃啊。”他实在懒得说你们都要高考了要抓点紧上点心那一套话,扫视了一下全班就出去了。
     
【197】     
      胡梅尔斯知道赫韦德斯的生日快到了,决定联合他的几个小伙伴给老师买个蛋糕啥的,就写了张纸条团成团扔给了他右前方的莱万。
      “附近有蛋糕店么?”
     一会莱万就扔了回来。
      “不知道,你问问杰罗姆,他大概比较熟。”
     于是胡梅尔斯又把纸团扔给了他正左方的博阿滕。
       “罗伯特净瞎扯淡,我上哪知道啊,你可以问托马斯去,他肯定知道,但你要做好从五百个字里边挑选出重要信息的准备。”
      胡梅尔斯有点怂了。挣扎了片刻决定为了赫韦德斯的生日蛋糕冒这个险,一脸视死如归地吧纸团扔给了被赫韦德斯调到讲台旁边的穆勒,穆勒刚把纸团捡起来,赫韦德斯就推门进来了。
       “你们四个,给我出来。”

【198】      
       “你们刚才干嘛呢?”赫韦德斯坐在凳子上皱着眉抬头瞅他们这几个小崽子。
       “马茨他问我...”
       “我问他们有没有草纸。老师是我给他们传的纸条。”
       “你问他们有没有草纸?你有纸传条没纸写公式?”赫韦德斯音量已经升起来了。
        “老师我...一张不够用啊...”胡梅尔斯感觉自己的小命不保。还好这个时候来了个赫韦德斯教的其他班的学生,赫韦德斯给了他们一个眼神让他们自己体会就出了办公室。
     
【199】
       见(duo)义(guan)勇(xian)为(shi)的诺伊尔老师把椅子转向了他们。
       “你说你们几个,成天给贝尼惹事,没事传什么纸条,不怕他给你们小腿打折啊,还有,你们三个,他咋不给别人传就给你们传,是不是你们本身自制力就不行,有句话叫啥来着,两个巴掌拍不响...”
      “老师,一个巴掌拍不响...”穆勒心说我看你是教物理的而且牌打得还不错我不跟你计较。
      “还有呢。”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诺伊尔默默地把椅子转了回去。

【200】
       穆勒还真知道哪有蛋糕店,在胡梅尔斯长达半个小时的威逼利诱下他才告诉了胡梅尔斯。
      “他欺负我你怎么不帮我。”穆勒很不开心地戳了戳戈麦斯。 
      “我怎么没看出来...”戈麦斯心说只有你欺负别人的份,谁敢冒着被连续损两个小时的风险欺负你啊 。
       “完了,马里奥,你这样是会失去你的托马斯的,失去了你的托马斯你就失去了全世界。”穆勒很是悲伤。
       “我感觉我短期大概还不会失去我的托马斯,是吧。”戈麦斯并没有任何危机感。
       “是。”穆勒陈恳地说道。

【201】
       赫韦德斯推开办公室的门。
       “艹,曼努?不开灯吓死个人啊。”赫韦德斯一开办公室门就一片漆黑,“曼努?”他伸手摸索着开关,“艹。”没有亮,停电?
       蜡烛的光跳动着亮了起来。
       “生日快乐。”他听见很多人的声音一起响起来,还没来得及感动,就被一个蛋糕结结实实糊脸上了。
       “艹。”这是他今天第三爆粗口了,而且还是在五分钟之内。合着不开灯不是为了浪漫而是为了不让他知道是谁糊他一脸是吧。
      灯终于被打开了,那些个二傻子一人一个手机给他拍照,拍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另一个完整的蛋糕拿出来庆祝,赫韦德斯一脸的高冷,用手抹了点脸上的奶油就拍到他正对面的胡梅尔斯脸上。

【202】
     戈麦斯被格策糊了一脸奶油之后直接奔着穆勒去了。
      “大哥大哥手下留情。”穆勒逃跑失败被戈麦斯拽过来搂在怀里。
      戈麦斯按住穆勒的后颈低下头压过去成功地把奶油蹭到他脸上了一大半,之后找到了穆勒的唇十分顺理成章地吻了上去。

【203】
     “曼努啊,我问你点事。”胡梅尔斯看见诺伊尔正坐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观战,想了想凑去和他坐在一起。
     “没钱。”诺伊尔往旁边挪了挪。
     “什么跟什么啊,不是啊,我问你啊,你喜不喜欢贝尼啊。”
     “喜欢啊,贝尼人多好啊,长得还好看,性格招人喜欢,路子还野有时候还很社会...”
     “不是不是,我是说,那种喜欢。”
     “...哦。”诺伊尔晃了晃手里的杯子,突然就郑重了起来,笑得有点沉重又有点苦涩。
  
【204】
     “这个问题要是十年前问我,我大概会很正经的告诉你我喜欢他吧,我喜欢他,是的,我甚至可以说是爱他,我和他是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现在又变成了同事,算一算我在他身边能有十多年了啊,你所说的那种喜欢啊,是我年少轻狂时对贝尼的感情的最好的解释,那种感情晾在心底,搁久了就沉淀,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照样是爱,但那种爱和当年已经不一样了,很不一样了,如果我能在很久以前就把这种感情告诉他的话,现在哪还轮到你喜欢他,可是我没有,我没告诉他,我只是在用陪伴的方式去给他我的一切。”诺伊尔抬眼去看听的很认真的胡梅尔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205】
      “我希望他好,我希望看到他开心幸福,而在我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我已经看到了我想看到的东西,那种我给不了他的东西,我只能给他陪伴,给他支持,可我给不了他爱,因为爱对于我和他来说,已经被十年的岁月打磨成了友情,”胡梅尔斯有些惊讶地看诺伊尔,诺伊尔只是冲他笑了笑。“马茨啊,我相信你会给他幸福的。”这下不知道说什么的是胡梅尔斯了。

【206】
     “我陪伴照顾了十几年的贝尼啊,以后可能就要交给你了,答应我要好好爱他。”
      “好。”

【207】
      赫韦德斯扫了一眼这回的模拟考试成绩单,皱了皱眉,从办公室走出去站到班级门口。
      “胡梅尔斯,你出来一下。”赫韦德斯看见趴桌子睡觉的胡梅尔斯点了他的名。
      胡梅尔斯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走出了教室跟着赫韦德斯走到办公室。

  【208】
       赫韦德斯瞅了眼没人的办公室坐在了椅子上,把成绩单递给胡梅尔斯。胡梅尔斯知道这回自己考的简直烂到死。
       “马茨,你知道的,快高考了。”赫韦德斯很担心胡梅尔斯,上课发呆自习睡觉,这次考试的失利说明了一切,胡梅尔斯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找到状态。
       “嗯。”胡梅尔斯垂着头应了一句。
       “你想说什么么。”
       “我不知道。”
       “从你最近的状态说起如何?”
       “...”胡梅尔斯抿着嘴唇看着赫韦德斯。
       “我可以帮你的。”赫韦德斯表现得再温柔不过了。

【209】
       “我集中不了注意力。”胡梅尔斯终于开了口,“一想到高考之后我可能就再也看不见你了,我就会很慌乱。”赫韦德斯眨了眨眼,“贝尼,我不想失去你。”胡梅尔斯不敢去看赫韦德斯,闷闷地说道。
       赫韦德斯突然笑了出来,他站起身把胡梅尔斯手里的成绩单抽走,放在他的桌子上,在胡梅尔斯疑惑的眼神中伸出手,把他搂进怀里。
       “你才不会失去我呢。”赫韦德斯吻了他闭上的眼睛。

【210】
      胡梅尔斯在高考之前调整了回来,又变成那个打牌出千毫无破绽的聪明人了。穆勒把最后一个月花在了和戈麦斯泡在图书馆复习里。莱万如同前两年的期末考试前期那样给博阿滕讲着题。罗伊斯和格策唱着歌看着书以异常放松的心态迎接了高考。

【211】
       他们毕业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 ( 53 )
  1. JA001林郓风不嫁给穆勒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为啥最后一句就是莫名扎心。莫不是我老了……???想想从小就被我爸拉着看意甲,虽然站着国米但是喜...

© JA001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