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001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兩重灘瀨這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托蒂人蜜,对红狼爱屋及乌。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同人慎戳】【没质检·特别篇】没想过有朝一日这个没有质检的脑洞竟然还会有特别篇

嗷呜呜呜呜呜呜这又是老坑,太太们的文太好吃了,这都刷多少遍了。
一口猪波糖莫名吃的想哭。
太扎心了我一定是老了嗷嗷嗷呜呜呜呜呜呜

满袖。:

☆献给我们的曾经的小猪崽。Danke❤


☆其实一开始只想写最后两三段,前面都是即·兴·发·挥,质量堪忧。希望不要嫌弃我的啰嗦,因为写这些孩子气的东西真的……控几不住。


☆我好像错过了非常有趣的接龙活动QWQ


☆这一篇不那么段子化预警。
☆然而你们都不评论了QWQ


    巴斯蒂感到有什么在挤他的脸,他迷迷糊糊地从睡眠中挣出一丝清明,胡乱朝外扬了扬手:“唔卢卡斯别闹……还没到……饭点呢……zzzzz”


    “史崴泥!”有个孩子的声音不依不饶地唤他,“醒醒史崴泥!!”


    “唔卢卡斯你饿你先去吃嘛……我还想睡会……”巴斯蒂听见自己的声音尖得过分,是昨晚吃了甜的没刷牙就睡的缘故吗,“下次……记得刷牙。”


    他随即沉回半梦半醒的饱足感中,但还没让他享受多几秒,卢卡斯的一巴掌就直接把他扇回现实。他捂着火辣辣疼的半边脸嘤嘤呜呜地转醒,才发现一直趴自己窗边的不是卢卡斯,而是一个长相乖巧的孩子。


    “……”巴斯蒂懵逼良久,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谁?”


    孩子鼓着腮帮,没有回答他,只是抄起床边的手机,一片黑屏对着他。


    巴斯蒂揉了好几回眼,才看清手机屏里那张肉乎乎的小脸。


    ……好像是幼年期的自己哈。


 


    “你们俩真的连变小都一起啊?”菲利普对低头俯视他俩的视角明显还不是很习惯,他脚边喀嚓喀嚓咬饼干的托马斯咧嘴对他俩笑了下,抬头思考了下放弃了说话继续啃小饼干,“天啊现在成年人不够啊。”


     “怕啥啊菲利,我们还是能照看好自己的。”巴斯蒂终于选了件合心意的小外套套上,如果不是菲利普严禁戈麦斯等人给他发胶他还能好好捯饬捯饬自己头毛。相比之下卢卡斯随心得多,还是上身一件套头衫下面一条牛仔裤的标配,铂金色的刘海软软地塌下来。然而长得好看的孩子穿工装裤都好看,梅苏特已经一脸陶醉地围着卢卡斯照了一通照片,而后者还是纯良地舔着手里的棒棒糖。


    菲利普叉着腰注视了他一会,叹了口气往手机里敲了几个字:“每个人变小之前都这样说的。然后你看看尤里安?马里奥?安德烈?”


    “你没说约书亚。”巴斯蒂好容易把鞋带系上,尖锐地指出,“你就是喜欢约书亚。”


    菲利普白了他一眼,顺手把乱跑的托马斯拉回身边:“约书亚?我就指着他照顾曼努了。”


 


     “那个,你们两个自己走真的可以吗?”马里奥·没带过孩子·临时工·戈麦斯即使蹲下身还是比两只豆丁高大半个身子,“我可以抱你们过去的。”


    “不用啦。”卢卡斯扭头朝他笑了下,露出两个酒窝,娴熟地把脚伸出去让巴斯蒂帮他绑鞋带,“我们俩能照料好自己。”


    戈麦斯目送两个小身影拐过走廊拐角,颇为担忧地叹了口气。赫迪拉从他身边经过,拍拍他肩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不用太担心的。你知道……照顾不来,扔给梅苏特就好。”萨米说着说着笑容逐渐僵硬,最后变成了欲哭无泪,“梅苏特对孩子太有一套了。”


    “那你干嘛还这个表情?”


    “他为了照顾孩子把我踢出来了。”萨米目光深沉,但戈麦斯听得出他声音后令人扼腕的苦大仇深。于是换他拍了拍萨米的肩,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了。


 


    卢卡斯发现高估了自己的认路能力了,和巴斯蒂安一路打闹,没留心沿路景观。发觉时两个人穿过了几丛灌木,闯入了一片开阔的草坪。草坪估计被闲置很久了,一架除草机停在不远处的雨棚里,但目测尘已经堆了三寸厚。野花开得隐蔽,只有走近了才发觉早就在人工草之间挤得密密麻麻,像拂晓前的晨星,几不可见,但总归在那里。


     “完啦我们这是迷路了?”巴斯蒂安伸手赶走鼻尖悬飞的小蚊虫,嘟哝着在草坪上坐下。在长成一副吓人的军官相之前,他是个脸颊肉软鼻头圆润的白嫩小猪仔,这让对着成年版的他长达十年的卢卡斯有点恍惚。


    “大概是吧。你来的时候有认路吗史崴泥?”卢卡斯学着他在地上坐下,扭头却发现小巴斯蒂已经就地躺下了。有几支草茎刺入了卢卡斯衣摆,扎得他一阵战栗,迫使他放弃了一起躺下的念头,“我好像只顾着说话了。”


    “嗯?有吧……大概?我也记不大清楚了。”


    卢卡斯闻言撅起嘴:“那我们怎么回去?”


    “别急嘛总有办法回去的。”巴斯蒂安突然带着一身草籽冒起身,把一个小花环扣在卢卡斯头上,端详了一会笑得见牙不见眼,“嘿卢基你看上去像个小公主。”


    “去你的。”卢卡斯一把把巴斯蒂揉回草坪里,“有心思编花环没心思记住路,少女史崴泥。”


    巴斯蒂躺着又笑了一会:“明明是为了听你说话才没记住路的。”


    卢卡斯把小花环从头上摘下来,本来想一并按到小猪崽的脸上。看了一会想想按自己的差点留级的手工水平两个小时都不知道能不能编完这样一个花环,还是愤愤地扣回自己头上了,腹诽着上帝怎么没给自己点手工的技能,不然他也可以弄一堆花环把猪崽套成一只花仙子。


    巴斯蒂的小手突然握住了他的后衣摆,孩童软糯的声音听着总有点别扭:“卢基,我喜欢这里……待多一会吧。”


    “好啊。那就呆一会吧。”卢卡斯望着草坪和林丛鲜明的界限,抱着膝盖晃起了身子。


    看着别扭听着别扭没关系,我还有时间去喜欢小小只的你。


 


    孩童的嗜睡天性让巴斯蒂干脆躺在草坪上睡到了日头西斜,卢卡斯第二次把他摇醒,郑重其事地把一个花环扣他头上——可巴斯蒂根本没在意花环编的有多丑,他只看见卢基手上草茎勒出的红印和指甲缝里碾碎的花瓣。


    “给你哒。”卢卡斯背对着余晖笑得可自豪,下一秒就朝他伸出手,“史崴泥,回去啦。”


    “哦。”巴斯蒂喏喏地抓住了那只小手——好像隔着孩子幼嫩的肌肤就能感受到小手上草叶的清香,“回去吧。”


    日头渐渐沉下去了,草坪上浮起薄薄一层凉气,沾湿了两个孩子的脚踝。有那么两三只耐不住性子的蟋蟀过早振翅,鸣叫两声又消弭不见。卢卡斯牵着他的手走在前面,鼻音糯糯地开始哼歌。巴斯蒂觉得自己现在的心脏装不下那么重的思绪,心房像装满硬币的小钱罐哗啦哗啦乱想,只消轻轻一碰就会迸出一大堆亮闪闪的小硬币,上面刻得都是卢卡斯的样子。


    真幸运,我见过你所有美好的样子。


    他们穿过了几处树丛,不远处,营地的房顶开始在树冠之间显露出来,像雾霭一般的夜色慢慢会盖过那些砖瓦,最后二者会黏在一起,像卢卡斯涂出界的画。


    “史崴泥。”卢卡斯指着前方,“我们快到了。”


    巴斯蒂踮脚看了看那片屋顶,握紧了卢卡斯的手:“啊,我们到家了。”


    两个孩子并肩走进下一片灌木丛,那条小道隐蔽在枝杈和未熟的浆果之间,连同两个孩子的背影,消失在一片苍莽后。


    那条小道会带他们回家,纵使夜路漫长,他们金发的光芒已不足以照亮自身。但他们还有彼此。


    他们总会到家的。

评论 ( 12 )
热度 ( 106 )
  1. JA001林郓风Δ角砂糖Δ 转载了此文字
    嗷呜呜呜呜呜呜这又是老坑,太太们的文太好吃了,这都刷多少遍了。一口猪波糖莫名吃的想哭。太扎心了我一定...

© JA001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