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001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兩重灘瀨這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托蒂人蜜,对红狼爱屋及乌。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同人慎戳】【没质检13重发】猝然更文最为致命

码着慢慢看。有点想哭我真是……

满袖。:

★因为太愤怒了竟然一个手抖删了_(:з」∠)_
★我也想和队短一起变小啊。
★二爷的号码还是码了穆拉。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刀了你们先跑39米吧(。)


        菲利普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时针已经迈过了11点。他捏着鼻梁缓缓眼眶的酸痛,沿着廊道拐入大厅。
        被困在这里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大事发生,众人的逆生长随着米洛和贝尼的年轻化无声无息地进入了停滞,硕果仅存的那几个成年人也不是什么搞事情的主,甚至还能帮着管那群搞事情的小怪兽。松松散散地过了几天,突然被告知巴斯蒂不见人影,还把马里奥锁房里了。可怜马里奥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一个会在(居心叵测的)队友无床可睡时伸出援手让出自己家沙发的五好青年,被自己临时监护对象吃得死紧死紧。
        菲利普也明白他和巴斯蒂安关系不赖,作为前场一棵树,在拜仁时也没少给巴斯蒂安上(树)。道理菲利普都懂,但是你被饿了大半个上午,困在房里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终于被放出来了,竟然扒着问你怎么办的人的肩膀郑重地用饿惨了的气音说:“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你在原谅个什么劲儿啊?
         虽然当事人选择从宽处理,但是生性正直秉持公道的正义斗士菲利普还是逮着了消失半天的猪崽扬言要薅了他一层猪毛,连一向心大的波尔蒂都自动自觉地缩在偶然经过的克罗斯身后瑟瑟发抖。托尼在菲利普抵着他喉头的锐利视线下坚挺地站了两分钟,在菲利普作罢后也软成了一颗地里黄的白菜。社会你短哥,人狠话不多,不做大佬一会儿,不代表他忘了怎么当大佬。
         虽然这么说了,然而还是放过了巴斯蒂安。
        从猪波俩人那里出来,教练组的电话紧随而至。勒夫的声音充满了日夜操劳的家庭主妇的哀怨,说要菲利普好好劝劝他们那败家领队。作为劳模,他只能放下手里吃到一半的午饭和领队奥利弗·比埃尔霍夫来了一场有深度有内涵的长谈,最终取得了反灌领队一肚子毒鸡汤和打消他包一整个游乐场下来给小怪兽的念头的重大胜利,弘扬了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挽预算于既倒,扶经费于将倾。
        如果事情在这里结束,那作者就愧对其抖S的身份属性了。对前大佬的第三轮考验来自隔壁门的硕果仅存的成年人队友胡梅尔斯,大中午的惨嚎着拍响菲利普房门,成功把午睡的托马斯和盖着报纸迷糊的菲利普吓了个里外清醒。一打开门就看见马茨不逊于他网上流传的任何一张表情包的颜艺还有对门曼努埃尔溢于言表的嫌弃。马茨一看见菲利普就涕泪俱下地掐着他肩膀前后摇晃:“呜哇啊啊啊啊菲利普你看啊我的头发突然长回去了我没有染它它自己就变金色了为什么会这样我就是个废人我现在一点都不帅了呜呜呜。”
        本来还想尽人事安慰一下他的菲利普听到最后一句以后微笑着注视着眼前这个坐拥最丑发型的亚克西毒瘤,托马斯识相地背上小书包一溜烟跑了,曼努埃尔谨慎地躲进了自己房间。
         看见目击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菲利普撸起袖子开始暴力执法,他一把揪住马茨的衣领往外走:“来,我们来解决一下现在的事件。喜欢翠绿色吗?”
         马茨:不等等菲利普你不能这样等一下你认真的吗不用了NONONONONONO!!!
         最终结果是菲利普给他签了放行条,两个人裹成紧紧实实地去附近的超市买了染发剂,期间马茨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要做点有意义的事,于是半拉半拽下两人又把超市逛了个遍。致力于改善亲子关系的马茨难得自己出钱买了一堆糖果布丁什么的,还询问要不要买瓶生发洗发水给贝尼。菲利普一边翻白眼一边上上下下把货架看了一遍,最后还是给托马斯拿了一包小饼干。
    
        难以置信地在一家超市耗了一个下午,老年人菲利普感觉自己也快累趴了。他远远地听见大厅竟然还有电视的喧闹声,他走近发现是厄齐尔——然而后者只是垂头看着手机。深知省钱不容易的菲利普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电视不看吗?那就关……”
        梅苏特几乎是转身的同时就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指指自己的旁边。菲利普偏开身子一看,托马斯的棕毛小脑袋正枕在梅苏特腿上,脸朝电视睡得正沉,小肚子上还盖着梅苏特的外套。菲利普没来由的心下一酸,可还是掏出手机往梅苏特手机发了条短信。“怎么睡在这了?”
         梅苏特打字如风,足见网瘾少年的深厚功力:“他说要在这等你回去,看着看着电视睡着了。”
        “他又没带钥匙?”
        “他肯定带了,他中间还自己跑回去洗了个澡。”
        菲利普这才抬眼看见托马斯穿着他的“睡衣”,其实还是拜仁队服,而且是门将服——这熊孩子晚上极其不老实,踢被子踢得炉火纯青,穿长袖的门将服也是防他冻感冒,当然托马斯也很乐意就是了——菲利普收回目光,还想问些什么。但梅苏特的手速明显堵上了所有可能性,新信息二话不说推开上一条对话框插入手机屏幕,菲利普只能放弃提问。
        “别想了,他就是单纯想等你一起回去而已。”
        菲利普盯着那条信息语塞了半晌,嘴张开又合上,眉间满是迷茫。他撞上梅苏特无语的眼神,感觉那种眼神被梅苏特惊为天人的大眼演绎地近乎责备。他抿了抿失水干燥的下唇,又码了一条信息:“我抱他回去吧。”
        梅苏特点头,菲利普便绕开他去另一边抱起托马斯。熟睡的孩子只是在靠上他肩头的那一刻嘤嘤呜呜地说了几句梦话,转眼又睡得死沉。菲利普有点恍惚,他想起除了托马斯初初变小那一回声称要完成“上菲利的树”的终身成就而让他背了一次,其余的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走在前方。像今天这样迎着面抱起他,实在地感知他的重量和体温,在托马斯变小后还是第一次。
        这很正常,他们就算都是成人的时候拥抱的场合也不多,托马斯顶多借助身高优势勾肩搭背,大部分时候只是平行地走在他旁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些玩笑话,步调不快不慢,不碎不整,恰恰就是他的步速,若即若离地黏在他旁边。但菲利普觉得有什么出错了,在这个境况里,在这个状态下,托马斯的行为在他看来完全不正常。
        他根本不像个孩子。而能把一个孩子逼成一个老成的小大人的,除了命运,只有惶恐。
       这种感受菲利普再清楚不过。
       “我等你回来。”他想起米洛对他说,金发的清秀青年居高临下地拍着他的肩膀,视线和他一同追随着跑远的孩子。
       你们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唔……”菲利普还在思考时,颈侧的小脑瓜动了下,托马斯把眼睛撑开了一条缝,“菲利普?你回来啦……”
       “回来了。”菲利普把他往肩上颠了颠,腾出一只手开了门,“给你买了小饼干。”
       “唔谢谢菲利普。”孩子含混地打了个哈欠,支起头左顾右盼。
       “醒了?醒了就去刷牙。”
       闻言托马斯又把头埋回他的颈侧装睡,软软的头发磨着他的锁骨:“呜我没醒……”
       菲利普轻笑出声,把托马斯放到他的床铺上:“今天就放过你吧。”
       可是孩子的手臂扣着他的后颈死死不放开,菲利普只能两只手撑在床铺上维持这个别扭的姿势:“托马斯?我还得去洗澡。”
       “不许走。”托马斯半张小脸陷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我不许你走。”
       “喂还是讲道理的人吗?”
       “不讲。”
        菲利普对托马斯今天语言的精炼程度感到非常吃惊,他又稍稍往下压了压身子,想去捏捏孩子的鼻子,却摸到孩子一脸温热的泪水。
        “怎么了?”没想到事态的发展,菲利普明显也有些慌了。托马斯不是什么哭包性子,习惯了一个人没心没肺地笑,突然看见他哭总有种世界末日要来了的错觉。他笨拙地伸手揩去托马斯的泪水,却发现那只会让他流出更多的泪水。“不托马斯你不能不说话。你不说话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托马斯把手臂收紧了些,整个人几乎挂在菲利普身上了,平时清亮的嗓音在哭腔下有点含糊:“菲利你真的不会变小吗?”
        “为什么都在问我这个问题?”菲利普皱眉,随便扯起一角被子擦掉托马斯下巴上的泪水,“我暂时没有这个迹象,但不代表我没有中招……为什么想我变小?我小时候的糗样一点都不可爱哦?”
         这次托马斯沉默了很久,久到菲利普不习惯。不习惯托马斯的泪水也就罢了,他更不习惯托马斯话间长久的缄默。在他快要放弃时,托马斯突然开口:
         “只要菲利变小了,菲利就可以跟我一起待在这里了。一起吃一起玩一起打牌,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怕。”托马斯说到中间吸溜了一下鼻子,“那就不用想你要退役的事了。”
         “我想和菲利普一起变小。”
        因为我知道我无法和你一起变老。
        托马斯轻声说完最后一句就松开了手,把脸埋进了枕头里,短促地吸着鼻子。而菲利普则是处于震惊之中,一时之间完全失却了反应能力。
        他突然回忆起托马斯失手扔下的易拉罐,想起孩子空茫无助的眼神,想起他自那以后无缘无故的疏远,想起米洛意味不明的笑容,想起梅苏特的眼神。他突然全部明了,然而却不得不为之悲伤。
        人总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菲利普拨开孩子的额发,近乎虔诚地吻了吻:“对不起,托马斯。”
        托马斯转过头,泪水糊满了小脸,菲利普只能拿被子给他抹掉:“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变小。但是起码……起码我现在可以陪着你。”
        他掀开被子,躺在孩子旁边。托马斯蓝绿微差的双眼直直地盯着他看,眼眶鼻头红红的一片:“菲利?”
         “睡吧。”
        我在这。就在你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


        终于搞清楚托马斯这熊孩子的小心思,菲利普本来觉得这一天过得还不算太差。然而四个小时后,他被托马斯第三次从梦里踹醒,他发誓他往后还是和托马斯分床睡。

评论
热度 ( 81 )
  1. JA001林郓风Δ角砂糖Δ 转载了此文字
    码着慢慢看。有点想哭我真是……

© JA001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