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两重滩濑/香檳森林這兩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罗马。初恋是托蒂。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平庸

预警!!
半个艺术史au,人物原型是本毫无关联的库尔贝和透纳
没有任何时代背景,可以当做架空
不会有任何附属cp,是个长篇,不一定会填,不存在糖
然后是致歉,人物属于他们对方,ooc属于我

1.
“你想到哪里去都可以……或许科隆?我记得那里的教堂。”
他摇摇头,“你明明就知道不可能的,你到不了那里。”
——
Scott一开始把Logan当做是一个落魄的画匠。
从乡野的小酒馆里跌跌撞撞的拎着酒走出来,一头棕发乱糟糟的支棱在脑后,颓废,黯淡,还让爱干净的Scott觉得有些邋遢。
Scott正在勾勒着远方的风景,那人抬起头看见了他的脸。
Scott微微偏过头来与那人对视,他清晰的看到那双眼睛里燃起的光亮,仿佛傍晚清冷的光一瞬间照进了眼眸,他看见那人笑了,扔下酒瓶冲又进了酒馆。
他觉得那人有些疯疯癫癫的,摇了摇头但也没觉得惋惜,毕竟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罢了。
他继续描绘着他眼中的风景

才华横溢。
Logan在Scott准备收工走人的时候跑了过来拉住了他。
Scott发现Logan拿着画具,刚才进酒馆应该就是拿了这些。
Logan将一幅画塞进他的手中,让他微微一愣。
肖像,他的肖像。虽然只是一个侧脸而已,但所运用到的笔法和技巧都令人惊叹。
“刚才你不注意的时候画的,你也是个画家,我不说你也该懂我画的如何。”
Logan略微有些傲气的说,而Scott面对着他挑了挑眉。对面这人的画技的确令他赞叹,不过这口气,不会是想强卖?
“都知道我也是个画家,您不会还想问我要价……”
话音还没落下,Logan带着些法国口音的音色又响了起来。
“哈!我没有想要价,只是看你这么认真随手勾了一张,正好手也痒了。就当送你的好了。”
Scott愈发惊讶了起来。
这个年代没人会不要酬劳的未别人工作,况且对面的这个人还是个如此画技高超的画匠。比起自己这一身绅士的行头,他更是显得——贫穷。
“Scott,Scott Summers。怎么称呼?”
“大名鼎鼎的Summers?那我可算是荣幸了——?”Logan想了想,接下来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自己的姓名最终还是变了味儿,“...James,叫我James就行。”
Scott挑眉,不自禁的朝人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
估计是个落魄的法兰西三线画匠——毕竟作为英国的风景画大师,那些当红的艺术人他都接触过,至少听闻一二。
而想他这样的,名叫James,一听口音就知道来自法国的画匠,真是完全没听说过。
可惜了一身的才华。
Scott终于开始惋惜了,这样的情绪在他和Logan的对话中滋生着,蔓延着,一直到延伸到Logan邀请他一同上路向南走,才被迫得到终止。

满腔热忱地甘居平庸。
Scott曾经这样评价Logan,现在他自己想想经觉得如此可笑。
并肩走在原野间,Scott沿途用他的画笔记录着风景,而Logan变记录着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那个男人,看似狂野的男人,他在漫天星辰之下大笑着谈论这个世界,谈论权势者的迂腐,谈论艺术,谈论梦想与初衷,谈论自由。
Scott则放下了良好的教养与绅士的体像,同样大声的笑着,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身旁的男人。
“嗨,James,要我说,你有思想,你有实力——仔细打理自己的话,你甚至有张英俊的面孔,你该成为一代杰出的传奇。”
而Logan愣了一愣,随即朝他挑出一个略有些苦涩的笑来。
“满腔热忱我有,平庸也是我应得的。”
Scott后悔过答应Logan一起漂泊,但他必须得承认,在这段星辰大海的旅途中,Logan也教会了他许多。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上,我们都平庸的不可思议。

评论 ( 12 )
热度 ( 21 )

© JA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