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两重滩濑/香檳森林這兩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罗马。初恋是托蒂。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纸质媒体的胜利:沃尔夫冈·莫扎特向我们出柜了!

是完全满足了硬摇女孩和音乐剧女孩了!

ModestBreeze:

我没有收到艾特,可能要归结于路某人心不够诚。
画滚石封面和八卦小报番外我一直觉得是件很迁就本滚女孩的事情,还心中默默感谢了一次小文学家们,后来发现只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八卦之心罢了,是我自作多情
总之这是个由一群很好玩的人出的很好玩的本,我负责封面和插画和添乱见缝插针卖安利,希望不拉后腿!
谁害怕Axl Rose呢!反正我挺怕的


jaywalking:



来,给大家看这一期传统纸媒的封面(by our小微风老师  @ModestBreeze )









这个企划的形成是这样的:




在漫长的13和我的互相拖稿期间,小微风老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画着《供认不讳》的插图(以及其他簧图)。




她说你给我点选择,不然我只能重读三百遍供认不讳。




我一听这怎么行。重读三百遍只怕她就要跑路了。我上哪再逮她去。




我说那不然你给画一张《滚石》的封面吧,她说好,又让我想两个封面题字。




我在某个夜跑的过程中硬是憋出来两个,就是下文13提到的两个标题。一个取自我和小微风老师一致觉得很赞的《万物死》,另一个来自于《谁在害怕弗吉尼亚伍尔夫》




接着第二天夜跑时我突然觉得,要不然就以这个内容做一个企划吧。




那会儿13正在忙着写作业,我就擅自先决定了(???)




但实际上做这么一个企划比想象中还要难,我给Aster看成稿的万物死时,Aster说:




现在我准备打你。替13打你。你这是“导言我写完了,现在论文的其他部分我要交给我的队友”。




我觉得她说的在理。为了挽救一下13对我的爱,我勒令Aste:你来,立刻给我写一篇,明天早上交(Aster :???)




纵然这位国家一级退堂鼓表演专家百般推辞,我还是成功地擒获了她。




其中笑料不足以为人道,要说为什么这些老师都甘愿来给我帮忙。那大概是因为,我答应用淘宝给他们买奖杯了吧。




总之,让我们把普*策颁给小微风老师,衣十三老师,和Aster老师。




因为Aster沉迷打工至今没有回来交她的自媒体八卦稿,so,这是我们传统纸媒的胜利!我们先搞到了大料!




谢谢大家。不日预售。价格较贵。所有内容均已公示,理智消费。




本篇内容发生在供认不讳如歌的快板之间




衣十三:







如大家所知,马路老师的法扎现代AU(原文请见:《供认不讳》)马上要出本啦!希望大家支持!!!我、马路老师以及Aster老师为它写了一系列番外,作为本子的G文。买本即可拥有摇滚巨星沃尔夫冈的独家专访!








以下是我和马路老师的部分,包括:




1. All Things Die but I Am Alive (作者: 马路老师)




2. 沃尔夫冈• 阿玛德乌斯•莫扎特:《滚石》专访——谁会害怕Axl Rose?(作者: 我)












All Things Die but I Am Alive




By. 马路








正如此前维密大秀所宣传,近日,摇滚歌手沃尔夫冈· 阿玛德乌斯·莫扎特和他的乐团首次作为嘉宾,在世界上最美好的肉体之间进行了一场无与伦比的表演。








当我们在大秀结束后的庆功派对上抓住这个大忙人时,有别于其他表演嘉宾和天使模特,他似乎更想让我们感受到他的焦虑,而不是喜悦。








“我最担心的事情从来不是演出失败。万一我邀请来的客人迷失在长腿丛林中,压根没发现我曾经来过,那太可怕了……”他坦言。“我是说……你看看她们有多高,再看看我。你觉得我刚才那一下跳得够高吗?”








“他绝对在逗你。”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使向我们透露,“我刚刚看见他们在后台接吻。真甜蜜。”








“喂!!!”沃尔夫冈抗议道,但很快就变成了谁都看得出来的忍俊不禁,“A,我们再也不是好朋友了!!”








我们必须得承认,距离我们上一次见到沃尔夫冈,和他面对面聊天,肆无忌惮地开流行文化或别的什么人的玩笑,已经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原谅我们,我们确实努力过了。每一次我们给他的经济公司打电话,询问会不会有那么几个同行突发了感冒、鼻炎、心脏病或是下楼摔断了腿以至于不能来采访,总有一个声音甜如蜜糖、决策却果断如钢的助理告诉我们,“耐心等待,不如我们给您寄一个日历吧,我们会在您的预约时间打上勾,这样你就可以开开心心地给过去的日子涂上颜色——我们推荐你为等待的每一天都画上星星,在框框全部填满的时候,你不但能见到我们的星星,还将拥有所有的小星星。”








这很傻对不对,但天底下不是没有更傻的事。在等待中的某个截稿日,我们和一些传媒界的同行喝了几杯,聊天交换八卦什么的,很轻易就发现我们并不是唯一被寄了日历簿并真的在上面画小星星的人。这太荒谬了,我们这些被不符合采访标准的二十八线小明星喻为音乐界势利眼的人们(“等我红了一定要封杀你们杂志”),居然人手一本沃尔夫冈的预约日历簿,还全都画上了小星星。这世道变了!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呢,让我们为所有爱沃尔夫冈的人干杯,不管他们满身都是铆钉,还是仅仅穿着宅T,难道谁能够拒绝莫扎特的星光吗?








我们向沃尔夫冈展示那本整整涂了四个月的日历簿,他表现得相当惊奇,哈哈大笑,又询问我们能不能赎回它留作纪念。“我都不知道她们用了这样的办法,也太可爱了吧。如今谁还用纸质日历啊?你看看这个。”他指着六月那一页上的照片,“这是我最喜欢的歌词。”他向我们宣布。








“我也喜欢。”在他身后,醉醺醺的亚当莱文冲我们举杯。








为了之后的访谈能够顺利进行下去(也为了不让沃尔夫冈把饮品洒在日历簿上。说真的,没有人能够确定他是不是还清醒。他看上去喝多了,可是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喝酒),我们不得不残忍地从他手里夺回了我们的日历簿。








“我要补偿你们。”我们的巨星说,“我会给你们一个长长的、长长的访谈时间,先生们,小姐们,只要你们想知道的,我都会说。如果中间有谁想要打断我,我会踹他的屁股,告诉他,去他的!!别妨碍我们!!!”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人会妨碍我们,光是听他说话已经够让人激动了,我们被环绕在一大群人之中。








想想看吧,这可是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我们的摇滚巨星、疯疯癫癫的天才、数字音乐下载冠军,有什么赞美之词不可以冠在他名字前面?就连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官方twitter都公开表态他是他们的骄傲,哪怕他并没有真正在那里完成他原本所计划的学业。








我们并不想用“现象级”这种如今频频出现的词汇来形容莫扎特的爆红,但似乎又没有更好的词来形容这一场席卷整个乐坛的风暴。








到了这个年代,我们真的已经拥有过太多天才。做一个凡人竟是如此幸运,幸运到哪怕每个人都拥有了一个不同的偶像,似乎货架上还能剩下不少;但做一个凡人又是如此不幸,我们和这些天才站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难有出头之日。








当我们向沃尔夫冈表达出这种忧虑,他却一脸奇怪地看着我们。“这算是哪门子问题?难道你是说,我们只配拿葬礼中剩下来的残羹冷炙,宴请婚宴上的宾客吗?”








想要一字不差地记录沃尔夫冈对我们观点的反驳,着实不是一件容易事。毕竟,此刻他兴致勃勃,语速极快,拿大量不加以修饰的细节拷问我们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但这让我们更加确信,一如他对音乐的态度如此真挚,对于质疑和提问,他能给出的答案也是真挚的。








在此,我们并不打算对他的回答做出评论。一定会出现这么一种情况:我们对沃尔夫冈的偏好将把读者的理解引向谬误。








他既不该被人误解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天才,也不该像那些曾经被我们追捧过、爱戴过的人一样,在一阵爆红之后,最终扔进了历史的故纸堆。








之后,我们的特邀撰稿人会完完整整地把这场对谈记录下来(如果现在说还不晚的话,在这场访谈中,甚至包含了部分即使用 “惊天大料”来形容也不为过的信息。致全天下的独立博客运作者、八卦小报记者、狗仔队,我们赢了,on your face!)而现在,我们唯一想要透露的是,在那一本我们一定不会还给他的珍贵的日历簿上,他最喜欢的歌词是: 








All things die but I am alive.








======================




沃尔夫冈• 阿玛德乌斯•莫扎特:《滚石》专访——谁会害怕Axl Rose?




By. 衣十三








沃尔夫冈· 阿玛德乌斯·莫扎特,当代独一无二的摇滚巨星,近日于维多利亚的秘密秀场后台接受了《滚石》的独家专访。当我们见到这位巨星时,他的神态轻松自如,并且一如既往地健谈。在采访开始前,他甚至邀请我们品尝了亲自从家中带来的波本——而他本人手中却捧着一杯草莓果汁。草莓果汁,千真万确。敢问有哪个女孩不喜欢一个表演结束之后缩在沙发里喝草莓果汁的摇滚巨星?面对这个年轻人时,你很容易被他纤细灵巧的外形所迷惑:他看上去就像是从某幅古典壁画里走出来的金发少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副几乎称得上瘦小的骨架能在舞台上释放出令人难以匹敌的巨大能量。这个神话亡故时代里的超新星是摇滚界最新的宠儿,他同时拥有创作中多变大胆的个性、饱受争议的作风和令人折服的人格魅力,将自己的摇滚事业变成了整个音乐的一场革新风暴,几可比拟古典音乐巨匠时代的复兴。爱他与恨他的人似乎一样多。无论你对他的音乐抱有怎样的看法,这位天才巨星都丝毫没有要放缓步子的意思,从古典到摇滚,从格莱美到金球奖,他马不停蹄地朝着新的目标伸手。在这次采访中,这位未满三十岁的巨星又一次向我们透露了新的惊喜——他决定要结婚了。








首先,恭喜你新专辑获得的成就。




谢谢,我也觉得它不赖!








何止不赖,每首曲子都令人折服。特别是《杀人交响曲》:它与你一贯的风格大不相同,词曲作者都是匿名,十分惹人遐想。有传言甚至说它是由你本人创作的转型期作品,你对此有所回应吗?




哈哈哈太扯了!我要是想换风格——这是迟早的事——才不会遮遮掩掩的。拜托,我可受不了一辈子重复同样的事情、唱同样的歌,我不需要风格,也不需要粉丝永恒不变的真心。我希望他们听我的歌,直到不爱听为止!只要继续听歌就行,地球上永远有其他歌可以听。








既然《杀人交响曲》并非你的手笔,可以请你透露一些关于这位神秘创作人的信息吗?




很遗憾,我不被允许多说,但对方绝对是你们想不到的人——真的,我打赌你们想破屁眼都想不到——不过你们很有可能在未来听到更多来自他的曲目。








看样子这次合作很顺利。你为什么选择与他合作?




我与很多人合作。有名气的,没有名气的,上得了台面的,上不了台面的——有时候我找他们,有时候是他们找我。他们会说“沃尔夫冈,我想写歌”或者“莫扎特先生,我要为您作曲”。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我听到一首卓越的曲子,我就会演唱它。我既能够接受席卡内德,也能够接受达·彭特——所以我当然也要接受《杀人交响曲》;它是如此美妙。








它是一首为你创作的曲子吗?




是的,为我。或者说,因为我——它是因我而诞生的。当然,也是为了他自己;每个人最终都是在为自己而创作。








真是神秘。你被称为当今这个时代自我意志最为鲜明的歌手,演唱别人的作品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你要为此牺牲自我精神吗?




不,绝不。我的意思是,我当然会尊重对方的曲子——如果它足够好的话。但我绝不向他人的意志妥协,一点儿也不。我只能为自己唱:我要求口中的歌词服从我的音乐,音乐则要服从我的意志。若想要在我的表演之下保全作品的灵魂,那就得与我搏斗。在这点上,《杀人交响曲》是成功的。它是一首全然自我的曲子,哪怕我用尽全力也无法侵蚀它,与此同时,它的意志丝毫没有成为我的阻碍。这并不意味着它所表达的思想与我的内心和谐一致——恰恰相反,这首歌里充满了我所不能理解的情绪。它的意志存在,我的意志也存在,我们都拼尽全力。我喜欢这样!




虽然它的作者一定不高兴我这么说,但我还是要说:我很喜欢《杀人交响曲》!它很摇滚!








说到摇滚——当个摇滚巨星的感觉如何?




棒呆了,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试一试。我的秘诀是每天晚上喝一杯蜂蜜牛奶,千万不要有机的。








作为曾经的古典神童,你怎么会想到要走这条路的?




我注定不能安于演奏别人的曲子,我要唱我自己的歌,并且要全世界都听见,摇滚难道不是最好的方式吗?








古典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切的起点。








现在你将它抛在身后了吗?




古典乐从没落伍,为什么要说”抛下“?我是从古典音乐教育出来的孩子:从五岁到二十五岁,我每天至少练习八个小时器乐,这还不算乐理和其余的学业。时至今日,我仍然偏爱和谐的声部、庄严的曲式——这一切成就了我,只是不再适合我。但是说真的,如果换一种人生,我很可能沉迷于创作歌剧。它于是一种趋于完美的音乐载体,令我非常着迷。








如果你能选择一部歌剧,会是哪一部?




当然是《魔笛》!








有人说你复活了摇滚,也有人说摇滚已经死了,你怎么看?




我选择摇滚只是因为我能在台上唱我的歌。如果“莫扎特唱摇滚”这件事情就足以让摇滚复活,那就让它活呗,反正也没差。如果它已经死了,就继续躺着吧,我好在它的坟墓上继续开con。








人们不可避免地将你与曾经闪耀的摇滚巨星们相比较,其中不乏有人批判你并非传统意义上摇滚歌手、你所谓的摇滚只是一个“空壳”。你如何看待自己的音乐?




为了要唱摇滚,我必须要把自己塞进某一种模具吗?世界上有过很多很棒的摇滚歌手,他们每个人都是颠覆性的、是独一无二的,何来“传统”一说?被人怀念的“摇滚”是那个特定时代的产物,歌手们各都属于自己的时代。不管摇滚死没死,复活了没复活,逝去的时代都是不可复制的,我触碰不着。听听那个年代的歌吧!一切都是激烈而迷人的,无尽的情感从那些年轻歌手的表演中迸发,在他们上方的空气里碰撞、繁衍又消亡。他们被自己能量催促着生长,之中的每一个都干了不少又傻又挫的事儿,最终秃头憔悴又苍老。可是,就连那个时代的傻事儿都很迷人,被摇滚精神,并且将他们的音乐变得丰富、完整。而我,我不是那样的歌手,从不假装自己是。我从没挨过饿、没有时间嗑药,也没有街头流浪的经历可以写进歌里。如果我现在开始吸毒、滥交,企图复制前人的创作模式,反而只会会创造出为最为拙劣的仿造品。要我单纯为了回应观众的期待而去模仿某种形态,我才不干呢!简直傻透了,毫无意义!我可从来都没有嚷嚷着要“复兴摇滚”。我只不过是把手里的小提琴换成了电吉他而已。








面对巨星们的成就,你难道不会感到压力或者恐惧吗?




不会啊!当我听到一首好歌,我从来不会费劲儿地想,“要是我能这样写就好了”,从不!有限的事物才会导致竞争,比如流量、资源、名望……再大的天才也需要为了这些东西互相争夺,如果他想要的话。天赋却不是这样。当它落在我们身上,那就是源源不竭、独一无二。我从不恐惧,从不嫉妒,因为我知道自己这份够用。无论前面的人曾经多么辉煌,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了!歌手会死,歌曲会死,摇滚会死,所有人都会死,可我还活着——暂时如此。我只需要暂时。当我活着,这个时代就是我的时代。埃克索斯·罗斯*,麦卡尼**、贾格尔***,迈克尔·杰克逊——谁会害怕他们啊!




当然啦,他们之中的每一个都很酷,超酷的。如果枪花要请我暖场我肯定会去的!




(*星标部分人名分别为:枪花、披头士、滚石乐队成员)








你认为自己与其他的音乐人有什么独到之处吗?




何止一处,我就是最棒的!








您近期内有什么计划吗?




悄悄告诉你,真的是悄悄哦,我的北美巡演正在筹备中。








巡演?!




巡演。吃不吃惊,快不快乐,嘻嘻。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我决定结婚了。








结婚?!?!?!




结婚!








恭喜!!但这简直太令人惊讶了——公众甚至不知道你正处于一段亲密关系之中。




没办法,安东尼奥是个注重隐私的人。








你说他叫安东尼奥……这么说来,你现在的伴侣是一位男士?




哎呀,你很上道嘛。是的。








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我们交往的时间并不长,但我很早以前就爱上他了。








方便透露一下对方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吗?




他也是一名音乐家。








两位音乐家的结合,听起来真是令人振奋。他也是我们所熟悉的人物吗?




安东尼奥就是萨列里,那个萨列里。啊?你不知道安东尼奥·萨列里?那我猜你一定不怎么听古典乐。他很有名的。








采访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去了解一下的。




我想你们也会的。








这同是一份正式出柜宣言吗?




也许吧,我从来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宣言的。我准备和一个男人结婚并且度过一生,但并不是意味着我之前的感情经历——你们所道的那些——都不是真心的。恰恰相反,我对交往过的每一个女朋友都是真心的,真真切切。我爱她们每一个!可是安东尼奥,哦,安东尼奥,你看过他的照片吗——我不管,你肯定没看过这张,这可是我躲在家里偷偷拍的——看看他,看看他,他难道不是完美的吗!有谁不愿意为了安东尼奥放弃女孩柔软的胸脯呢?嘿!别这样看着我,你想为他放弃也没门,他是我的了。








[请允许笔者在此向所有好奇的朋友们发出声明:萨列里先生非常英俊]








这么说来,你承认自己是双性恋?




啊?对我来说,性取向不重要。我的爱情无关性别,当我想爱时,我就去爱。当然,我是幸运的,我从未因此受到任何人的排挤或压迫——唔,也许现在会有了?也许会有虔诚信教的粉丝拒绝买我的专辑,也许会有古典发烧友在大街上烧掉我曾经的唱片并且把整个过程录下来发给我,但是说实话,我不在乎!我足够有钱、足够有名,我可以对全世界说“舔我的屁股吧!”——这是我的幸运。因着自己的幸运,我从不觉得爱是错误的,它甚至从来不是痛苦的。我从未因为爱而痛苦——虽然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这样。








您想到了什么人吗?




《杀人交响曲》不就是一首这样的曲子吗?








的确,那是一首各个方面都十分坦诚的曲子。




啊,是的,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你今天的发言一定会对许多人产生影响,特别是LGBT+群体。而这其中不乏将你作为行事准则的年轻人。趁着这个机会,我想请问一下,你对他们有什么忠告或者建议吗?




忠告是毫无意义的东西。年轻人必须亲自发现世界上的一切规则与事实,才能真正地长大,不然任谁说都没用——你看,我真的是一个超烂的导师。但是没关系,我马上要和世界上最好的老师结婚啦!








[这位年轻的摇滚巨星在此处手舞足蹈地向笔者表达了自己的喜悦,长达半个小时之久。在此之后,我们不得不数次中断采访,听他盘点自己的婚礼计划]








我仍然不敢相信你这么快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




说实话,我也不敢相信。但是当你遇到那个人,你就知道到时候了——瞧,泡沫情景喜剧里也有真理可寻。








你还不满三十岁,正值事业上升期——选在在这时结婚是深思熟率后的结果吗?




任何思虑都是多余的。爱情就是这样,让你就哪儿也不想去、一刻也等不了。








这个消息会伤透女孩们的心。




对不起,姑娘们!如果实在难以忍受,就请当更狠心的那一个,假装把我抛弃、等我为你伤心流泪,等我把你的名字纹在我胸口。








在遇到萨列里先生之前,你曾经想过结婚的事情吗?




我出生于一个非常传统的天主教家庭,婚姻在我的心里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并且,我知道自己会收获爱情,从未质疑过这点:我既钟爱美丽之物,也往往能够得到他们的钟爱。早在我了解爱情为何物之前,就有甜蜜的女孩要过来牵我的手,说要嫁给我,而我也曾在整个皇室面前向公主求爱。我爱我的每一位恋人——当然,爱的程度有所不同,但那无疑是爱情。如果没有安东尼奥,我想我仍然会结婚的。可是,我二十五岁那年在日内瓦遇见的人是安东尼奥。爱情的意味因此而改变,不,一切都因此而改变。因为我在维也纳遇见的人是安东尼奥,所以爱情于我就只剩下他,而他也只剩下我。








二十五岁——你们已经相识这么久了吗?




其实算不上相识。我早就记住他了,并把他奉为我的导师、我的爱人——而他转头就忘了我!负心汉!!








能被你同时视为导师和爱人,这真是极高的赞誉。




嘿,是时候放下你们的偏见啦!我虽然是个天才,但又不是打石头里蹦出来就会唱歌的,能被我称为老师的人多得是。我倒希望安东尼奥能允许我这样称呼他,这该多有意思啊![“在各种场合”——我们的摇滚巨星若有所指地嘀咕道,同时傻笑着]。但我想他是不会愿意的:安东尼奥曾经不止一次对自己的学生扬言,“如果你们之中任何一个毕业之后去搞摇滚,就要做好被我用施坦威钢琴砸穿后脑勺的准备。”








恕我直言,从你的描述上看,你们二位的确一点也不相似。




哈哈哈,大家都这么说,可是安东尼奥与我并非毫无相似之处。别看他不苟言笑、恨死摇滚,他并不是死气沉沉的那种人。他的曲子从来不沉默,他的音乐从不说谎。音乐的形式多种多样,无论哪一种都可以发出虚伪的声音——也许不只是音乐,艺术都如此。只要你希望,你就可以把它做成最服帖的假面,可是如果这样,再怎么富丽堂皇的和弦也盖不住它的空洞。安东尼奥不屑于如此。他从不拐弯,从不欺瞒,他是最坦诚的人。音乐不应该屈服于媚俗与技巧,这还是安东尼奥教给我的呢。








可以深入聊一聊萨列里先生吗?




我可以和你聊到明天早上![出于版面限制,以下内容有大幅删减最重要的是,他爱我!不仅如此,他不可能再像爱我一样爱上任何人。这点我们都是知道的。








他什么地方最为吸引你?




他是茱莉亚(音乐学院)最好的老师,可他同时还做过电影配乐,你知道吗?他拿过好几个金球奖。不仅如此,他教过很多学生,其中不乏他无法企及的天才,比如路德维希。你等着瞧吧,这个年轻人会出名的,真正的出名;古典音乐的历史中暂且还没有过与他相同的灵魂。我看见的一切,安东尼奥都能看见,甚至看得比我更清晰。他清楚每个人的天赋在哪里,并且善于指导他们去发现它,为此他全力以赴。安东尼奥就是这样,他似乎总是在做陪衬,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甘愿。如果他能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满足,他就会去做,这就像我。








就像你?




对,我也是这样。我唱歌,我大笑,我发出声音——人们因此爱我也好,恨我也罢,我都不在乎——我去做,只是因为这些事情让我感到满足。








听上去简直像是一对命中注定的爱人,你们可真是甜蜜。




可不是!甜蜜极了!安东尼奥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充满甜蜜,我们从不吵架,一次也不吵。如胶似漆,真的。他超爱我。








你们是如何确立关系的?




有一天他突然跑到我的家里来,并且接受了我的表白。








当时他是怎么说的?




……








怎么了吗?




你别问了,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其实我们已经知道实情了。事实上,杂志社刚刚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




什么????








邮件透露,萨列里先生当时的原话是:“莫扎特,我要不然杀了你,要不然毁了你,你选一个,我等着”,是吗?




……哪个小兔崽子写的!你说!哦,不用你说了,肯定是他妈天杀约翰·歌德!!!好,歌德,你等着,看我我回去翘掉你的门牙——你的门牙不掉,我就不叫沃尔夫冈·莫扎特!!








朋友们,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




胡扯,安东尼奥超爱我。超爱的。








嗯……他曾经不止一次撵着你跑了三条街?




这是安东尼奥表达爱意的方式,真的,甜心,你得相信我。那个谁,你的门牙我要定了。








请等一下!!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还有什么想对读者说的吗?




啊,这个嘛……伟大的互联网!世界!读者!你们有萨列里小时候的照片吗?可爱的穿南瓜短裤的小男孩那种?在教堂唱诗班唱歌的那种?有吗?有吗??有吗???为我提供照片的人,我愿意用我的签名专辑交换——或者我可以邀请你来我家吃晚饭——或者给你我的小拇指、中指也行啊!想想看,你可以得到我的中指,将它永恒地竖立在你的书架上,向这个世界施以蔑视,酷吧!我家的地址是【xxx-xxxxxxxxxxxx】电话是【xxx-xxx-xxxx】——歌德,你死定了——!!








[为了关照莫扎特先生的隐私,以上答案做了模糊处理]












-END-





评论
热度 ( 708 )

© JA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