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两重滩濑/香檳森林這兩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罗马。初恋是托蒂。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狼队]平庸

拖更太久已经忘记是几了。
@青铜门内好风光 谢谢你等我更新!!

Logan把他绑在桅杆上。
没什么,Logan在心里念叨,没什么。Scott永远这么莫名其妙的,桅杆,伦敦,该死的光影。
Scott活动着被松松垮垮地绑在桅杆上的双手,站在船头眺望南方的港口,微笑着对Logan眨了眨眼睛,“谢谢你,James,我欠你一份人情。”Logan嗤笑了一声,几乎要觉得他昏了头。
“快走吧,小男孩儿,回伦敦当你的天之骄子,回伦敦当你的天才。”
Scott却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他又笑起来,露出半边的虎牙,更像个年轻的孩子。于是二十六岁的Scott Summers站在船头上,在起锚的浪潮声中离南方的码头愈来愈远,他仍然在微笑。
Logan抓起一旁的酒瓶,带着几分惊讶地捡起压在下头的两张纸钞。他从来都是用画买账,遇到不识货的店家甚至会肆意至极地自报家门 ,为自己引来过不少麻烦。这些钱够他喝不少了。
Logan摇摇头笑了,Scott简直像认识了他三五年似的了解他。他将其中一张揣在衣中,另一张?随风扔了罢了,管它飘到哪儿。
Logan醉醺醺地走了半个月,直到他又看见了那暗红的浮标,又像是看见了那个奇妙的,晨雾中的男孩儿。

评论 ( 18 )
热度 ( 28 )

© JA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