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林郓风

名字是林鄆風/Joshua Adler,一般用两重滩濑/香檳森林這兩個網名但是為了朋友方便認出我就直接寫名字了!

枪花重度沉迷,热爱摇滚及足球,主队拜仁罗马。初恋是托蒂。內斯塔人蜜。高亮喜欢阿花!
其實是德拜雙擔,德國隊佔比很重的那種。 意大利情懷粉。
我永遠喜歡Face Off,特效化妝真的很好。

會寫一些德甲/意甲或者國家隊足同,槍花相關,FO相關,也喜歡玩球會擬人。當然以上都是几率掉落!

写点破文,不著調的藝術生,不會畫同人只會畫作業,会画93Izzy的脏辫的一天我就算会画画了(。

[狼隊]平庸

预警。
半个艺术史au,人物原型是本毫无关联的库尔贝和透纳
没有任何时代背景,可以当做架空
不会有任何附属cp,是个长篇,不一定会填,不存在糖。ooc屬於我。

5.

Scott很幸運,他沒有死在這趟航行裏,雖然他途中數次直面死亡,咸腥的海水和肆虐的風暴讓他雙目生疼,幾乎睜不開眼來看看他所經過的地方。那艘小船在大海中跌跌撞撞地左搖右晃,Scott不是這樣橫衝直撞的人,他並不享受這份眩暈的痛苦——當然如此,沒哪個正常人會“享受”的。他嗆了不知道多少口海水,但這也只能使他喉間的乾澀加倍,分不清是不安還是期待的情緒在他的胃裏翻湧——該死,哪來的期待?Scott在心裏咒駡,這決定可是他自己做的,Logan根本就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但死在大海中央成為一具無名浮屍?他不害怕,但這不值得。他根本不在乎的爵位頭銜,和他價值連城的畫也沒法讓人找到他的屍體,他得活下去,他得睜開眼睛。或許他畫完這幾幅畫就會去南方,他剛剛才幾乎毫無眷戀離開的地方,Scott突然有點兒想念那個港口了,和某人一起旅行的感覺意外的不錯,即使對方把這叫做——什麼來著?“逃難”。
Scott偏過頭仔細地想了想,他好像在南方走了很久,接著他笑了起來,所以他只得又花上幾分鐘來思考他為什麼要笑。當然沒有答案。
似乎是很久以後,他睜開了眼睛。風呼嘯著略過他的眼前,這肯定不是夢了,他終於可以篤定。

“Summers先生,您是如何想到在展覽開始之前加上那個浮標的?它被您尊敬的對手稱為開了一槍,也的確足夠點睛之筆。”
“那不過是一個暗紅色浮標罷了,也許是因為曾經有人說過,我們都平庸的不可思議。我很明白他在說什麽,所以我得這麽說,這幅畫是平庸的傑作。”他罕見地笑著回答,身後擺著由他創作的浪潮。
Scott希望這幅畫能夠傳到南方,他對此也毫不懷疑。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1. 青铜门内好风光JA林郓风 转载了此文字
    我求你们看看这个太太,他写的真的特别好,点个心吧

© JA林郓风 | Powered by LOFTER